当前位置:解答吧>百科问答>爱情两好三坏小说结尾是怎么?

爱情两好三坏小说结尾是怎么?

2023-11-25 23:58:31 编辑:zane 浏览量:620

爱情两好三坏小说结尾是怎么?

的有关信息介绍如下:

爱情两好三坏小说结尾是怎么?

一早阿克醒来小雪已不见踪迹,整个房间就好像从来没有人进来过一样。阿克除了有恶梦初醒的恍惚外,竟还有一丝的怅然若失,直到从镜子里发现自己额头上被小雪用口红画了一个爱心,原本对小雪的同情及那一丁点的怅然顿时荡然无存!烂败闭一出门,阿克照惯例跟阿娇姐买了张从未中过的彩券外,还被阿娇姐调侃昨晚的艳遇! 一到卖场阿克忙不迭地将昨天遇到小雪妖怪的事告诉店长,出乎意料地,店长居然会相信他所说的话。阿克边不安地寻找文姿的身影边嗫嚅地问起文姿的生日。听着三猛男叽叽喳喳地爆料,店长不慌不忙地翻译着孟学超豪华浪漫的告白,并感叹阿克少了点爱情运,又听到小P在旁替文姿感到不值,这让阿克更加坚定地要跟文姿澄清误会。 小雪回到住处,发现住处一片零乱,鱼缸养的鱼全都因为被倒出来而干死,小雪大急,忙抢救病鱼,结果没有一只鱼是活的,小雪发现一张白字连篇的字条,是剑南留下来的,要小雪快快归还手铐的警告。小雪一气之下发了通影音简讯,说剑南是杀鱼凶手,会得到报应的,死不瞑目的鱼灵会缠着剑南云云……满脸叮疱的剑南接到小雪的简讯简直气炸,又想到昨夜被那个什么海贼王的小弟晃点,一肚子火的剑南随即要杀去小雪家,把小雪大卸八块,随即被华哥叫住,为了手铐未找回来的事,又被痛扁一顿。阿猛与阿爆惊异,看来小雪的诅咒是真的,剑南被横死的鱼灵缠上了……剑南少不了把气出在两人身上,恨不得把小雪碎尸万段! 阿克带着从未有过的勇气,阿克径自走向办公室,却因文姿正在做简报,让阿克不得不等在外面…… 由于超额进了过量的冷气机,文姿有条不紊地拟定了一套完整的销售方案,更提出要与一个门市人员做为期三到四天的问卷调查。就在孟学正要饥裂毛遂自荐时,被阿克抢先了一步。“你会统计软件吗?”文姿冷然问阿克一个她早已了然的问题,明知阿克胡诌,却仍旧冷冷答应了。看在孟学眼里,瞬间了解不能再掉以轻心,或许……昨夜那通让文姿失笑的简讯正是来自这个他素来不屑的小小工蜂——阿克! 走出办公室的孟学实在想不透文姿为何会对一个除了热衷棒球外根本就没有前途的阿克青睐有加,不禁又回头看了看正与文姿讨论问券的阿克。“或许我也该去打棒球……”,孟学想想随即摇头否决了这个荒谬的想法,深信凭着自己的条件,只要不放弃,文姿肯定能认清他才是值得去爱的人……此时父亲来电,要孟学别管冷气的东西,并提醒孟学今晚要跟某财团女儿吃饭之事。孟学严辞告诉父亲自己早已说过不要这种政治联姻,况且他已有真心喜欢的人……孟学与父亲不愉快地结束了对话,想到父亲要自己婚前玩玩没关系,但该做的事还是得去做,孟学更是不悦。“怎么可能玩玩?我的心已经牢牢的系在那个女孩身上了……” 鱼博士错愕看着哭丧脸来上班的小雪。小雪捧着一只盒子,为横死的鱼难过,希望能为这些鱼举行葬礼。鱼博士点点头,领着小雪来到马桶前,“南无阿弥陀佛,愿真主保佑,哪里来哪里去……”鱼博士拿起一尾鱼,口中念念有词就将鱼丢进马桶里冲掉。小雪傻眼,见鱼博士正要拿起第二尾鱼,号啕大哭,硬是逼着鱼博士将鱼尸找回……镜头一转,鱼博士无可奈何地拿出一只假鱼代替被冲掉的鱼,小雪勉为其难地将假鱼放进已做好的“鱼棺”中,并埋在水族馆后面的小空地做为鱼冢。鱼博士煞有其枯汪事地念了一段中西合并的“经文”,鱼葬算是“隆重”地结束。 水族馆外,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剑南凭着之前残破的记忆,领着阿猛与阿爆找来。一眼瞥见水族馆的小雪,剑南等剑拔弩张地准备进去堵小雪,突然剑南手机响,华哥来电问到手铐找得如何,剑南信心满满地表示已在某某水族馆找到了“嫌犯”正要进去……剑南话还没说完就被华哥喝阻,并表示不得骚扰水族馆。剑南不解的一句“为什么?”,硬是被华哥叫回又是一顿毒打…… 徒劳无功的剑南等人被华哥修理后,又被赶出找手铐。三人唉声叹气地在街上,阿猛、阿爆两人不解华哥为何不让他们进那家不起眼的水族馆?原本就一肚子火的剑南粗暴地K了两人后却也暗自讷闷,“难道这家水族馆是华哥的大大哥还是亲戚开的?否则干嘛不能碰?”三人走着,刚好遇上做问卷调查的阿克,心血来潮还替阿克做了问卷调查,却完全不知道那就是他们要找的海贼王的小弟…… 回“你看错了吧?明明我看到的价钱就不是这样!”一个要买墨水夹的客人不悦地对小P抱怨价钱不符,眼看小P就要跟客人呛了起来,店长忙上前道歉,并表示价格的确如此。客人不服地拉着店长与小P走到墨水夹区指着眼花缭乱的价目牌,执意表示明明就不是小P所打的价钱。店长拚命跟客人道歉表示客人的确看错,那是因为……店长还没说完,孟学就上前指示小P给客人所看到的价格,一场喧闹的风波终于在孟学的处理下结束。见小P心不甘情不愿地领着客人买单,孟学告诉店长既然是我们自己在价格的陈列上让客人看不清楚,那就是卖场自己的失误,并与店长将紊乱的价目牌规划好。孟学处理完后,走到卖场后门喝着咖啡,看着毒辣的太阳,不禁想到文姿现在跟阿克在一起做问券的情景,心痛难忍…… 阿克从开始做问卷就抽空对文姿一股劲地重复着昨天的荒诞故事。但文姿总以冷脸沉默地回应。虽然文姿早已相信了阿克,但仍对阿克为何不能强行抢回手机电池跟想办法弄开手铐感到无法释怀。更另她生气的是阿克为何不能拒绝那怪女孩要求庇护一晚的可笑要求?然而文姿仔细想想,要是阿克真的拒绝,那自己恐怕也不会喜欢上阿克了……在阿克异于常人的体贴下,文姿的“冷战”终于在黄昏时分告终……“你欠我的生日礼物呢?”文姿仍旧故作冷淡地问起,这让阿克再次傻眼,也气自己竟会将如此重要的噜噜米忘在家里!在文姿的暗示、明示下,迟钝的阿克终于开口邀请文姿到不远处的家,一起分享着迟来的生日蛋糕……看着径自觉得巧合的阿克,文姿恼怒地瞪了阿克一眼……毕竟接近爱情蠢蛋的好男孩,正需要像她这种聪敏的女孩搭配,眼前这个浑然不觉爱情蠢蛋,完全没看出文姿其实是刻意挑了一家离阿克家不远的蛋糕店! 在没有电梯的狭小楼梯间,住在顶楼加盖的阿克想到还没有想到该如何向文姿告白,心里涌起一阵紧张,就在快到顶楼时阿克索性停下脚步想拿起手机想向店长求救。文姿见状不解,但听到因过于紧张而直言的阿克慌乱地表示有想说却不知该如何说的话,令等待告白的文姿也紧张起来……羞赧的两人走到了阿克门前,阿克边紧张地翻着钥匙,边鼓起勇气要告白,谁知阿克才刚开口,缓缓打开的门让两人顿时呆若木鸡地看着门内笑得灿烂的小雪……文姿瞥了一眼屋内桌上的蛋糕,淡然转身离开,阿克反应要追,却冷不防地又被小雪用“爱的小手铐”铐住了。这时的阿克再也不顾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界限,拚死要抢手铐钥匙,就在僵持不下的抢夺间,一道银色弧线,小雪将钥匙抛出窗外。阿克绝望惨叫中,小雪飞快地在阿克的鼻子上吻了一下……阿克心中竟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文姿心情荡到了谷底,她思绪紊乱地徘徊在街道上,突然有人在她背后轻拍她一下,文姿转头见是小P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顿时如溺水者抓住浮木般地落泪……听着文姿黯然地说着自己的心境,看着素来干练的文姿竟会罔顾耀眼无瑕的黄金单身汉孟学的热烈追求,而心系卖场公认的痞子男阿克?小P摇头晃脑地背起电视上两性专家的话表示,女人在每个不同的年龄阶段,对男人的接受度,都会有不同的标准,现在喜欢的对象,将来未必就会喜欢,而现在不在乎的人,未来也许就是渴望寻求的对象……听着小P说着连她自己都不甚了解的理论,文姿不禁莞尔。虽然如此文姿似乎也因为小P的话,想着“如果真的有缘份,该是属于自己的男人自然就会在该出现时出现吧……” 孟学父亲约孟学出来吃饭,结果到了餐厅竟是某集团千金琦琦臭着脸等他。一顿饭沉闷地吃完,两人随即一拍两散。孟学不快地离开餐厅后,忍不住地打电话给文姿,其实只是想听文姿的声音,但听到的却是录音机的声音,于是一再打电话去,重复听着文姿在录音机里的声音,脸色顿时缓和了许多,心头的压力也卸去许多,文姿恐怕永远也不会明白她对他有多重要…… 文阿克绝望地看着已拨了七七四十九通的手机,文姿的号码始终传来机台机械式地告知“您拨的号码未开机……”桌面上连残留的奶油都不剩的蛋糕盒显示着阿克即便心乱如麻,却仍挡不住饥饿的威胁,与小雪将蛋糕吃完……阿克无力地看着小雪悉心照顾着径自搬来的小鱼缸中的小病鱼,听着她侃侃而谈地说着养鱼的专业知识以及如何照顾病鱼,并说明自己将病鱼带回来照顾的心情,阿克随口说说小雪也有可爱的一面,但目光仍旧不时地看向自己的手机。明知阿克的郁结全因自己而起的小雪,虽对阿克及那位即使戴着眼镜都看得出是个美女的文姿颇感愧疚,但一想到阿克就是自己最后命定的真命天子,小雪忍住愧疚,故作不知地提议去找那位专说好话的地下道女算命师或许能够解郁!在阿克的无力抗争及小雪的荒诞恫吓下,阿克被小雪逼着闭眼说出“爱的通关密语”后,手铐“神奇”地打开……阿克一获得自由,马上冲出去,下意识要追回文姿,但显然太迟……跟着跑出去的小雪看到阿克受伤落寞的背影,内心歉疚更深,把手铐交给阿克,说给阿克一个机会用这个去铐住文姿,她属到三,若阿克仍无反应,就当阿克拒绝,小雪忍痛数到三后,见阿克仍无反应,欢喜收回。阿克不禁推了下小雪的头,用手铐铐文姿是他打死都不会做的事,文姿不爱的,他绝对不会勉强……

版权声明:文章由 解答吧 整理收集,来源于互联网或者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如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jiedabaa.com/answer/288776.html
热门文章